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强势女人渴望被调教
强势女人渴望被调教

强势女人渴望被调教

和她认识是通过网络。开始没有明确的目的,就是聊着,聊到后来有些深入的话题。既然聊开来了,也就不再有太多的顾忌,便更加的深入。她抱怨说得不到满足,是那种心理上的、精神上的满足。于是近一步的了解了她的日常生活以及个人状态等。

  她是外企的HR主管。日常工作中相当强势,下属都很尊重她甚至有些畏惧。

  也不免去讨好她。她38岁,老公也是有些惧内的,而且她的收入高出她老公一大截,她老公也是属于弱势的一方。

  她总是觉得苦恼,觉得自己太过于强势,想要不被人关注,想要表现自己娇弱的一面。经过大半个月的交流,我为她制定了一个方案。

  告诉她可以让她实现她的愿望。她很好奇地问我具体的内容,我拒绝告诉她。

  只是对她说:如果你想实现你的愿望,那么就信任我,听从我的安排。如果你觉得你还有时间,你可以放弃这个机会,那么就不要听我的。她犹豫了两天,后来还是联系了我,说她愿意冒一次险。只希望,不会赌输。

  在她作出这个决定后,她在一个周末,来到我的城市。我没有去接她。告诉了她地址,让她打车过来。

  没有去宾馆开房,而是在青年汇租了一间酒店式公寓。越层的那一种。一楼是客厅厨房洗手间。二楼是卧室。在耐心的等待中,她推门而入。

  确实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很干练的样子,头发盘在脑后,一副半框的拉丝眼镜。

  没有太多的寒暄。我把门反锁,把她的旅行箱放在一旁,让她上楼。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听话的走上楼。木质的楼梯在她的高跟鞋下叮咚作响,看她PP一扭一扭的,还不错。楼上的布局很简单,一张双人床,一个电视机,一个茶几。

  茶几上面放着我的电脑。床边的登山背囊里面是我带来的一些东西。

  她很优雅的坐在床边,一副高傲的姿态。眼神中透露出一种怀疑,可能是怀疑我能不能满足她的愿望。

  「站起来。」我说她愣了一下。看我只是静静的看她。她还是站了起来。

  「脱光。」我说她不动,有些僵硬。我也不催促,只是静静的看她。

  过了大概5 、6 分钟,她终于在一片静谧的尴尬气氛中,开始解衣扣,一点点的褪去衣物。动作很僵硬。我拿遥控器打开电视,也不去看她。她不时地看我一眼,我装作不知道,好似旁边的她并不存在。终于她已经脱光了,在犹豫要不要上床陪我。我站起身,走到她身边,抽出她脑后的发簪。

  头发散落下来。我抓住她的头发,按她的头,她挣扎,但是没有用,我把她按的跪在地上。她有些恐慌,想要逃,却又害怕激怒我。我让她的手撑在地上,然后把登山背囊拿过来。先是拿出了一条新的连裤袜,拆开包装,以□为原点,卷到腰部,成了一条绳子的模样,然后搭在她脖子上,两条袜腿从她双腋下穿过绕到背部。然后把她颈后的长发对折,取出一个铁质的卷宗夹,把头发夹牢后,把袜子穿过头发对折后形成的空洞中穿过,然后用力拉扯,她头不由自主地仰起来,然后把袜子系牢系紧。现在她的头只能左右,不能再低头了。

  她紧张而又迷茫,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一言不发,下楼。

  厨房有我洗好的盘子、红酒杯。冰箱里面有我冰好的可乐、啤酒。我找了一个托盘,放好这些,上楼。

  她还是迷茫的看着我。我把红酒杯放在她PP上,小心的摆好。然后在对应着她小腹的地方,放了一个盘子。

  「不许动哦」我开口说话了。

  「能告诉我,你要做什么吗?」她问我。

  「你是我的茶几哦,茶几是不会说话的」她很迷茫,似乎懂了我的意思,但是好像还是有些吃力的去消化我的话的含义。

  我小心翼翼的将啤酒倒入红酒杯,满满的。稍有晃动,酒就会流出杯子。

  「好好的做好茶几的工作,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哦。」我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她不自主的颤抖了一下,金黄的酒液流了一丝出来,划过杯壁,流过修长的杯脚,大大的底座,流到她身上。冰凉的酒液虽不刺骨,可是这突如而来的刺激让她惊叫了一声,然后更严重的后果就是又有更多的酒流出来,她受到刺激不禁一耸身,杯子差点倒了。我手疾眼快的扶住杯子。把她重新按在地上,反手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抽了一记。

  「这是第一次,如果有下次,你可想明白了」她有些惊恐的看着我。

  我重新把酒杯倒满。她微微的发抖。之前洒出来的啤酒有的顺着她□留下来滴落盘中,有的则是积在腰的低陷处。

  我拿了一个靠垫,坐在她旁边,把笔记本连接到电视上面。切换成副屏幕,上面的画面是我摆在椅子上的摄像头的画面,上面是她,PP上面摆着一杯酒。

  我则用笔记本上网聊天、看小说。看了10几分钟,她有些发抖,刚把头小心翼翼的扭过来想和我说话,却被我用脚踢了一下,酒差点又洒了。

  她好像很委屈的样子,眼圈也红了。可是我就是不理她。你见过有人和茶几聊天的吗?我拿出一些带来的香蕉,拨开吃,吃完的香蕉皮随意的扔在她背上。

  她尽力的控制住委屈,不敢出声。

  「哎呀,可乐忘记放起来了,一会就不冰了」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把地上放着的易拉罐拿起来放在她背上,可乐罐上已经有凝结的水珠了,比刚刚拿出冰箱的时候还要凉,她被刺激的差点趴在地上,被我拉着头发扯回原样。易拉罐在她背部滚来滚去,她紧咬牙关。可是泪水已经在脸上恣意的奔流了。

  「这样不好呢,别人还以为我怎么样了呢,我很爱护家具的,我对你不好吗?」我笑眯眯的看着她。

  她不敢说话,怕哽咽的声音惹来我更加未知的折磨。慢慢的摇头。

  「那我对你很好,很爱惜吧?」我又问她想点头,可是头发绑的很牢,低不下头来,只能在鼻子里面发出「嗯」来回应。

  我笑眯眯的表示很满意。继续上网聊天。过了大概10分钟,我估摸着可乐可能已经不冰了,就把可乐拿了下来。她好像如释重负的长处一口气。我走到椅子那里把摄像头拿了回来,对准她的后面。她紧张的盯着电视看,因为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在她脱下来的衣物里面找出了她的内裤。

  「我是很讲卫生的,我要擦桌子了哦」我一边说,一边把酒杯拿起来,将酒慢慢的倒在她PP上面。她叫了一声之后立刻憋住了,好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电视上面清晰的直播着黄橙橙的酒水带着细腻的泡沫,流过她的身体,她的□,有的直接滴落在盘子里,有的则顺着大腿流下。「哎呀,这是哪来的野狗尿在我最喜欢的茶几上了啊?」我一边说,一边用内裤蘸着酒水擦拭着她的身子。

  身上再没有了杯子、易拉罐的她一下子放松下来,匍匐在地板上,香蕉皮也被我擦到了地上。

  仔细的擦着她的身子,冰冷的酒液,用力擦拭产生的温度,让她的肌肤散发出红润的光泽。嘿嘿,我的红木茶几。

  擦到她下身的时候,好像滑腻腻的。我用手捞了一把汁液,抹在她鼻尖、唇边。她想躲,却被我牢牢控制住,把汁液涂进她的嘴里。她抿着嘴却不敢吐出来,一脸厌恶的表情。

  我反手一记耳光。「信不信老子日了你」不过我相信,她宁可让我日,也不愿意被这样对待。

  把她身子擦了一遍之后,我把她拉到床边,我坐在床边,脚踩在她背上,还时不时地用脚趾去逗弄她的rt. 绵软的rf贴在脚上的感觉很舒服。rt也软涨得很。

  看看表,快要中午了。

  我去厨房用微波炉转了转带过来的方便食品。然后拿上楼。先放了一个盘子在她PP上,然后把饭放在盘子上面。很快热量就传到了盘子上,渐渐炙热起来,她不安的扭动PP被我打了PP一记之后,不敢再动,强自忍着。

  过了5 、6 分钟,我拆开饭盒,舀了一勺喂她。她含在嘴里又哭了。哎,女人真是麻烦,我对她一定是太好了,都把她感动的哭了。

  喂完饭,又喂她喝了点啤酒。然后又擦洗了一下,这一次的重点擦洗位置是她PP. 擦洗得很细心,连PP缝里都擦洗得干干净净,嗯,搞卫生不能留死角的。

  就在我擦洗她y 部的时候,她忽然转身过来抱住我,说:「要我。」我一把推开她:「要你妈B 啊,要。不都把你弄回来当茶几了么,还要个鸡巴啊」

  她又凑过来:「嗯,就要你鸡巴」

  我把她按在我腿上打她pg,一下一下的,一边打,一边说:「要你妈逼,就知道要鸡巴,贱货,没鸡巴干你你能死啊,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当你的茶几啊?!」她不停的尖叫,喊「别打啦别打啦」

  打了20几下,我的手掌又热又麻,这时候我腿上感觉热热的,她居然尿出来了,操的!把我身子都弄脏了。又打了几巴掌泄愤之后把她扔在地板上,看她瘫软在那里,又把脚踩在她背上捻了几下。

  过了一会,她有些缓过神了,在地上活动了一下想爬起来,我下床把她拽起来,她站起来以后,有液体顺着腿流下去。眼神很空洞。

  「想挨操?」我问她她好像思考的能力有些阻碍,很迟钝的点了点头。

  我把她头发的夹子松开来,拽着她下楼,在楼梯边,让她扶着楼梯,弯腰。

  我从后进入,抓着她的头发,让她的头高高昂起。我恣意的冲刺。她不停的自言自语,说着一些脏话。

  我一边干,一边用另外一只手玩弄她乳房,打她屁股,抠她肛门,一切都结束在她的尖叫声中。干完之后,把她扔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抓着她的头发,把她拉到我小腹边。她吃力的强打精神,给我清理。没一会她就昏睡过去了。

  唔,这是08年8 月份的事了,她后来说,确实让她实现了梦想,当时她觉得很羞辱,觉得不甘心,觉得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是那么的高贵,别人都对我奉承巴结,可是我却被你羞辱,当成玩物。

  我说这就是你潜意识中渴望的,是你所缺少的经历与体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