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女友的小阿姨
女友的小阿姨

女友的小阿姨

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叶辰花了整整半个小时才确定一件事,自己堂堂仙界的北冥仙帝重生了,而且重生到了一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废物赘婿身上。

  融合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后,叶辰不禁苦笑。

  这具身体的主人叶辰,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大学时对班花张倩婷爱慕难舍,疯狂当起了舔狗,表白无数次,被拒绝了无数次,终于在一年前他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张倩婷。

  不错,是嫁,成为了张家的赘婿。

  一年前张倩婷患上白血病,叶辰主动要为张倩婷献出骨髓,还别说真的好巧,他的骨髓非常适合张倩婷,而张倩婷为了活命,与叶辰领证结婚。

  骨髓移植成功后,经过一年的疗养,张倩婷获得了康复,而叶辰的噩梦也就来临了。

  三天前,张倩婷提出了要与叶辰离婚,叶辰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便服用了大量安眠药而被送进医院。

  半小时前叶辰已经死亡,否则也不会被北冥仙帝叶辰借体重生。

  “兄弟,放心的去吧,从现在开始,我会代替你活出一个新高度,让你的名字彻响地球。”

  叶辰嘴角泛起一个弧度。

  仙帝之魂尚存,虽然这具肉体很废,但他有自信能将这具身体打造成无上道体,然后重返仙界,将害他渡劫失败的所有人一网打尽。

  咯吱!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一个身材火爆的妖艳女子,挽着一个高大的西装男子走了进来。

  “哟,我还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的命还挺大,这都能活过来。”

  张倩婷有些惊讶,她本来是想趁叶辰还热乎,用叶辰的手在离婚协议书上摁手印,免得背负克死丈夫的坏名声,没想到叶辰既然已经苏醒过来了。

  索性她便从LV包中掏出离婚协议书,走到病床旁,说道:“把手印摁了,到时你想怎么死我不管,免得你妈那个疯婆子上我家来又哭又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害死的你。”

  “你的命是我给的,你就这么狠心这样对待我?”叶辰问道,他想知道这女人的心到底有多黑。

  张倩婷嗤笑:“说的好像没有你我会死似得,实话告诉你,绍杰得知我患白血病,在美国花重金为我寻找配对的骨髓,在你的骨髓移植给我两个月后,绍杰就找到了适合我的骨髓,所以就算你没有给我骨髓,我照样不会死,还是会像现在一样活的健健康康。”

  “两个月时间,足以让你的癌细胞扩散全身,就算移植骨髓成功,错过最佳治疗时间,还是有复发的风险,说到底,你的命还是我给的。”叶辰说道。

  一旁的刘绍杰怒道:“妈的,别以为你是救世主,老子有的是钱,就算没有你倩婷照样能活的好好的。倒是你这只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就你这种货色入赘普通家庭人家都嫌弃,还想赖在倩婷家吃软饭,快给老子在离婚协议书上摁手印,否则老子弄死你!”

  “就是,如果不是因为你给了我骨髓,我要是跟你这种废物结婚,我爸妈都能打死我,你知不知道我爸妈多恶心你?穷逼一个,给绍杰提鞋都不配,还想赖我家吃软饭,让你跟我离婚还寻死觅活,赶紧摁手印,看到你我都嫌恶心。”张倩婷一副尖酸刻薄的嘴脸。

  叶辰眯了眯眼:“我算是看清你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后悔今天所做的决定。”

  说完,叶辰在离婚协议书上摁了手印,然后将离婚协议书扔向张倩婷。

  “呼!终于可以跟这个废物撇清夫妻关系,太高兴了!”张倩婷抱住离婚协议书长舒一口气,脸上满是欣喜和激动之色。

  “给我滚出去。”叶辰没好气道,若不是他现在身子虚弱的很,而且也没有修为,否则绝对会在张倩婷丑恶的嘴脸上留下一记耳光。

  “我为什么要滚出去,你算什么东西?”张倩婷冷笑道:“实话告诉你,我下个月十五就要与绍杰结婚了,你是不是很伤心,特别难过?如果是的话,可千万别在我和绍杰结婚那天去死,免得给我们招惹来晦气。”

  接着,她又当着叶辰的面挽住刘绍杰的胳膊,撒娇道:“绍杰,跟那个废物结婚我都不好意思办婚礼,下个月十五咱两大婚,你可得给我准备一场难忘的婚礼啊。”

  “放心吧宝贝,到时我会包下壹号公馆,为你举办一场江州有史以来最盛大,最豪华,最轰动的婚礼。”

  “这可是你说的,一定要说到做到哦!”

  “当然了,顶多花一个亿而已,这点钱对我刘家来说小菜一碟。”

  “么!那我会幸福死的!”

  “洞房时你会更性福的。”

  “讨厌啦你!”

  “......”

  两人当着叶辰的面好一阵亲昵,仿佛要气死他一般,最后在叶辰的幽怨的目光下扬长离去。

  “呸,奸夫荡妇。”

  两人离去后,叶辰啐了一口。

  “到时我会让你俩的婚礼成为江州人的笑话。”

  离下个月十五还有二十多天,而这些时间足够让叶辰变得强大,足以吃上更高级的软饭。

  凭借以前叶辰的记忆,他可是清楚江州四大家族之一秦家阴盛阳衰,与他同辈的基本都是女孩,虽然有一个男孩,但臭名远扬,难堪大任,为了家族的香火能够延续下去,秦家目前最缺的就是一个上门女婿。

  而秦家的长女秦洛雪又长得国色天香,被江州无数贵族子弟所垂涎,只要下个月十五他与秦洛雪把婚礼一办,江州上流社会哪里还有人会去参加吴绍杰与张倩婷的婚礼?

  而且这也可以狠狠的打这对奸夫荡妇的脸。

  “就秦洛雪了!”

  叶辰心中已经做下决定,立志吃定这碗软饭了。

  劳资是穷逼怎么了?你张倩婷不要我,人家江州第一美女秦洛雪要我。

  劳资是穷逼怎么了?你刘绍杰有钱也就娶个离异的女人,劳资离过婚的穷逼却能嫁给江州有钱有势的女人。

  气死你们这对奸夫荡妇。

  这时候一个女护士走进病房,当看到叶辰已经苏醒,她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浓浓的惊讶之色。

  “咦,叶辰你竟然醒来了,还真是个奇迹啊。”

  女护士名叫林可可,是叶辰读医学系的同班同学,更是他的邻居,小时后她俩都穿开裆裤时,彼此还研究过为什么不一样。

  大学毕业后林可可到江州第一医院当起了护士,得知叶辰入院,她就申请到这个病房照顾叶辰。

  “是你啊可可。”

  认出林可可,叶辰尴尬的笑了笑,毕竟自杀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不是我,你还以为是张倩婷啊。”林可可白了叶辰一眼,然后边为叶辰做检查边说道:“我刚看到张倩婷拿着离婚协议书与一个男人离开,你是不是在上面签字了?”

  “是她提前就仿我的笔迹签好了字,我只是摁了手印而已。”叶辰如实说道。

  “张倩婷也太不是人了,她的命可是你救的,康复后就巴不得与你撇清关系,一点也不念你对她的付出。”林可可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说道:“你也是傻子,大学时班上好几个女生都喜欢你,可你偏偏对张倩婷死缠烂打,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说完时,她已经对叶辰做完了检查。

  “人都要经历了才会成长,难道不是吗?”叶辰笑着道,总不能说自己眼瞎吧。

  “借口,说白了就是你眼瞎。”林可可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叶辰一眼,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赶紧跟我去见你爸最后一面吧,他恐怕已经不行了。”

  “我爸怎么了?”叶辰皱眉道。

  “还不是因为你,本来你爸就有心脏病,得知你干傻事,当场急火攻心吐血,跟你一样昏迷三天了,你倒是醒来了,他恐怕永远都醒不来了。”

  叶辰闻言连忙从病床上下来,拉着林可可就朝病房外跑去。

  “耀华,你醒醒,你醒醒啊!”

  叶辰来到另一间重症监护室,就看到母亲杨淑清声泪俱下的摇着父亲叶耀华,而后看向一旁的几个权威专家,哭着道:“医生,求求你们救救我男人,我给你们跪下了。”

  杨淑清朝几个白大褂医生跪了下去。

  “杨女士别这样,我们已经尽力,你先生的心脏已经停止,只待脑细胞死亡,我们就可以给他开具死亡证明了,你还是把医药费交一交,然后给他准备后事吧。”一个老年医生说道。

  “放屁。”

  就在这时,叶辰将杨淑清扶了起来,对那群医生说道:“你们这群庸医,我爸明明还有救,你们却让我们准备后事,知不知道你们这样的行为是在草菅人命?”

  “就你们这点能耐也配当医生,当专家,实在是贻笑大方。拿银针来,你们没本事救我爸,我自己救。”

  这翻话一出口,几名医生顿时暴跳如雷。

  “小子,你太放肆了,吴老是南江省心脏科最权威的专家,你既然敢说他庸医,不配当专家,你不是想死了你?”

  “妈的,我真想把这小子的嘴给撕烂了!”

  “他侮辱我们也就算了,把吴老也一起侮辱了,这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几个医生有一种要捶死叶辰的冲动。

  吴健雄更是眼角抽动,冷声道:“小子,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别想走出这家医院!”

  “拿银针来我给你说法。”叶辰道。

  “去拿银针。”吴健雄怒道,他倒要看看这个小子能给他什么样的说法。

  直到这个时候杨淑清才回过神来,拉着叶辰的手喜极而泣道:“小辰,你总算是醒了,妈还以为要失去你和你爸,妈都差点不想活了,呜呜...”

  “妈,放心吧,爸不会有事的。”叶辰揽住母亲安慰道。

  在他的记忆中,父母对他非常溺爱,虽然父母不是很有钱,但他喜欢什么父母都会尽力的满足他,从未打骂过他。

  很快便有个医生拿着银针走了进来。

  “银针在这,我倒要看看你能给我什么说法。”吴健雄将银针递向叶辰说道。

  叶辰接过银针道:“我会救活我爸,证明你们的无能。”

  “叶辰,你是不是安眠药吃多疯了!”林可可跑了过来,急道:“吴老可是咱们南江省最权威的心脏科专家,他说没救就相当于判下了死刑,你只不过是医学系的毕业生,都没有在医院实习过,你拿什么去救你爸,有什么资格证明吴老无能。”

  “我想起来了,原来这小子就是三天前,因吃安眠药过多被送到医院抢救的那小子啊。”

  “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这小子是咱们江州天宝中药堂张医师家的倒插门女婿,听说是他媳妇要与他离婚一时想不开才吃安眠药自杀的。”

  “可笑,就这样的废物也想救一个将死之人,他要有这个本事,张医师都巴不得把他当宝供起来,会同意他女儿跟他离婚?”

  几名医生纷纷嘲讽道。

  吴健雄听闻叶辰的事迹后笑道:“小子,你要是能救活你父亲,我免了你父亲的十万医药费,还会给你十万,但你要是救不了,必须给我跪下道歉,扇自己十个耳光。”

  “那你就准备给我打十万吧。”

  叶辰说完,抽出一根二十共分长的银针,照着叶耀华的心脏位置干脆利落的刺了下去。

  “谋杀!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谋杀!”

  在场的医生们,见叶辰用针如此暴力,无不感到头皮发麻。

  接着,叶辰一次性抽出三根十多公分的银针,一拳头下去全刺进叶耀华的胸口。

  “小子,快住手!即便是一具尸体,也由不得你这么粗暴的去践踏!”有个医生看不下去了,就要去将叶辰拉走。

  “且慢!”吴健雄突然拦住那名医生。

  因为叶辰行针虽然简单粗暴,但没有丝毫犹豫针针直入要害穴位,即便是行医数十年的老中医,也无法在这么短时间内精准找到穴位,而叶辰却做到了,这说明他针灸技术已经练到如火纯清的地步了。

  至于能不能救活叶耀华看后再说。

  如果真的救活了,这将是国际医学界一件非常轰动的大事。

  因为叶耀华这种状况,哪怕是西方最先进的医学技术也无法救活。

  不过他并不对叶辰能救活叶耀华抱多大希望,只是好奇他年纪轻轻,行针手法怎么如此精湛而已。

  很快,叶辰整整刺下了二十根长短不一的银针。

  “看好了,见证奇迹的时刻来了。”

  叶辰再次抽出一根二十公分长的银针,在数双眼皮底下狠狠的刺入叶耀华的心房位置。

  噗!

  这一针下去,原本如死尸一般的叶耀华,猛地坐起,喷出一口血雾,还好叶辰闪的快,不然指定被喷一身。

  “耀华!你怎么了!”

  杨淑清惊呆了,连忙上前抽出纸巾去擦拭叶耀华嘴角的血迹。

  “好,好多了。”叶耀华起伏着胸口说道。

  “奇迹!真是奇迹啊!”

  见叶耀华醒来,脸上有了血色,还能说话了,吴健雄激动的惊呼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

  另外几名医生和林可可全都懵了。

  他既然真的救活了一个将死之人?

  “爸,感觉如何?”叶辰这时凑上前去问道。

  “小辰?”叶耀华眼前猛地一亮,当即喜极而泣:“爸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没事爸就放心了,这呼吸都顺畅了,感觉心脏病都好了。”

  “好了就好。”叶辰淡淡一笑,抽出叶耀华身上的二十一根银针。

  “耀华,其实你都已经到鬼门关了,是小辰用银针将你从鬼门关拉回来的。”杨淑清说道。

  “什么?是小辰救我的?”叶耀华非常惊讶,而后欣慰道:“看来我当初让小辰读医学没错,关键时刻还能救我一命。”

  “是,都是你的功劳。”杨淑清说道。

  老两口沉浸在一家子平安无事的喜悦之中。

  这时叶辰看向在场的几位医生,说道:“说你们庸医你们一个个不服气,现在呢?还有脾气不?”

  “......”

  在场的医生和专家们一个个语塞,就如被老师数落的学生似得。

  噗通!

  吴健雄突然朝叶辰跪了下去,眼中满是炙热。

  “叶大师,请您收我为徒,把您的针法传授给我吧,我保证将您的针法发扬光大,让您的名声响彻国际医学界,让您成为医学界万人敬仰和膜拜的存在。”

  “滚滚滚,就你这幅德行,还不配当我叶辰的徒弟,也学不来我的本事。”叶辰嫌弃道,他的医术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学会的,首先得有灵性,很显然吴健雄没有。

  “对了,我的工行卡号:6212**********875,转十万。”

  “好好好,我这就给您转账。”

  吴健雄站了起来,掏出手机忙活了起来。

  没多久功夫“叮”的一声,叶辰收到了十万到账的短信,卡上余额102502.50元。

  入赘张家的两年来,他只是吃张家的,没得到过张家一毛钱,穷的是叮当响,那两千五百块钱还是他父母给他的零花钱。

  “爸妈,咱们出院,中午儿子请客,带你们去吃顿大餐。”叶辰说道。

  “好好好。”

  叶耀华夫妇非常高兴,他们高兴的不是叶辰赚到了十万块钱,而是叶辰变了,变得积极向上和乐观了。

  本来杨淑清还担心叶辰就算醒来还会因为张倩婷要与他离婚而寻死觅活,现在看来原先的担心多余了。

  看来自己的儿子去鬼门关走了一遭后,更加的爱惜来之不易的生命,以及多姿多彩的生活了。

  于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离开了医院。

  “吴老,金爷大发雷霆,让您赶紧过去一趟。”

  吴健雄刚回到办公室,一名医生就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听到金爷,吴健雄的脸色瞬间难看了下来。

  他知道大麻烦来了。

  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去见金爷。

  果然,一进到一间豪华病房,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就朝他招呼了过来。

  “吴健雄,你他妈的简直就是个废物,我娘自从脑出血后就一直神志不清,你说会治好的,为什么两个月过去了我娘还是连我都认不出来?”

  吴健雄怯怯的走向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说道:“金爷,我们医院的专家都尽力了,连帝都请来的专家都无能为力,实在是老太太脑血管堵塞太严重,动手术的话怕...”

  “不要跟我说这些没用的话,再给你们半个月时间,要是我娘还是连我都认不出来,我就拆了你们这家医院,让你们这群庸医全部上街行讨去!”金爷怒道。

  吴健雄闻言顿时冒出一身冷汗。

  他一点都不质疑金爷的话,实在是金爷的势力太大了,政商道三界通吃,在江州敢不怕他的人屈指可数。

  “对了。”吴健雄突然眼前一亮道:“金爷,我想起来了,或许有个人能治好老太太。”

  “什么人?”

  “那人名叫叶辰,针灸技术非常高超精湛,就在刚才他救活了他心脏已经停止跳动的父亲,我想他应该也能治好老太太。”

  “那快把他叫过来啊。”

  “他已经离开医院了,不过我们医院可以提供他的资料,凭金爷的手段,在江州找个人轻而易举。”

  “阿虎,跟他去拿资料,天黑之前必须把那个叶辰给我请过来,记住了,是请。”

  “是,金爷!”

  此时正值午饭时间,离开医院后,叶辰便带着父母来到江州最高档的一家海鲜馆。

  在这里,世界各地的海鲜应有尽有,可谓是名满江州。

  “爸妈,喜欢吃什么海鲜随便点。”叶辰很大方的说道,在地球不怕没钱赚,就怕没本事,所以他根本不把钱放在眼里,十万消费完都不带心疼。

  可叶耀华夫妇却颤抖了。

  “小辰,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这的海鲜太贵了,你看到标价了没,最便宜的螃蟹一斤八百块,那拳头大的鲍鱼一只五千块,吃不起,吃不起。”叶耀华抹着冷汗道。

  “是啊小辰,你和你父亲这几天住院把咱们积蓄都花光了,还是去快餐店吃吧,你那十万留着到时娶媳妇用。”杨淑清也是劝道,来的路上她已经知道叶辰与张倩婷离婚的事了。

  叶辰摆手笑道:“爸妈,你儿子我不用娶媳妇,到时找个豪门入赘进去有的是钱花,而且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为了我您俩省吃俭用半辈子了,今天就放开的去消费,钱不是问题。”

  “......”

  叶耀华夫妇不知该说什么了。

  感情这小子还想吃软饭啊!

  张倩婷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小辰,还是出去吃快餐吧。”叶耀华道,这的东西实在太贵了,他怕吃了心脏病又得发作。

  “别啊爸,你们不点我可自己点了。”叶辰无奈道。

  就在这时,一个女服务员走了过来,一脸嫌弃道:“滚滚滚,哪来的乡下土鳖,吃快餐的命也敢上金海岸海鲜馆,我怕你们一年的收入都不够吃一顿大餐。”

  叶辰一听就不爽了,说道:“小姐,怎么说话你的,歧视乡下人啊,我告诉你,华夏首富的祖辈也是乡下人,你就一个服务员敢说这样的话,感情你祖祖辈辈都是城里人?”

  “就是,太过分了。”

  “乡下人怎么了?我当年不也是乡下人进城打工,现在年收入一千万,你能赚这么多吗?”

  “就这态度也配当服务员,要是不给个说法,老子他妈的以后都不来这消费了。”

  一旁点海鲜的几个富态男子,听到服务员刻薄的话,都纷纷表示不满与谴责。

  “出什么事?”这时一个经理装的女子踩着高跟鞋过来问道。

  叶辰指向女服务员说道:“她说我和我爸妈是乡下土鳖,让我们滚,你们这的服务员都这种态度吗?”

  “对不起先生。”女经理立马给叶辰鞠了一躬,看向那服务员冷声道:“你就这种态度对待顾客吗?还想不想干了?”

  服务员慌了:“经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听他们说咱们这的东西贵还是出去吃快餐,我就让他们出去,没歧视乡下人的意思。”

  叶辰立即道:“嫌贵不行吗?吃快餐的人就一定消费不起?我告诉你,我今天就是带我爸妈来说大餐的,打算消费个十万八万,那个经理啊,你要是不给她开除了,这钱我不消费了。”

  “你要是能消费十万八万,我辞职走人!”服务员不服气道,一身装备撑死两百块,还消费十万八万,不吹会死?

  “那就你就准备滚蛋吧。”

  话落,叶辰看向经理,说道:“拿POS机来,我先刷个十万再点菜。”

  女经理将信将疑的拿来了POS机。

  “你看好了。”

  叶辰对服务员说了一句,然后在数十双看热闹的眼神下,成功刷卡十万。

  “这怎么可能?”

  女服务员懵了,难以置信的看着POS机打印出来的小票。

  “这是个暴发户啊。”

  围观的人一片惊叹。

  “叫你狗眼看人低,这回懵了吧?”叶辰看向服务员说道:“这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记住了,永远不要以貌取人,否则什么时候就得罪到了你惹不起的存在。”

  说完,叶辰便开始点起了海鲜。

  “至理名言啊!”

  很多看热闹的人纷纷感慨。

  很快叶辰便点了十几道名贵海鲜,砍掉几千块钱零头正好十万,然后被经理恭敬的请进一间豪包。

  不多时,十几道海鲜全部上桌。

  “我的妈呀,这什么蟹,怎么比脸盆都大。”

  “还有这是什么鲍鱼,都有盛饭的碗大了。”

  “这皮皮虾得有我胳膊那么粗了吧。”

  看着一桌巨无霸海鲜,叶耀华和杨淑清眼睛都直了。

  “爸妈,别只顾着欣赏,赶快吃啊。”叶辰说着,抓了一只蒜蓉蒸的超级大鲍啃了起来。

  坐车来海鲜馆的路上,他虽然修炼了一丁点的真元,但与没修为没多大区别,而这具肉身三天没吃东西,所以这个时候已经饿得不行了。

  “小辰,十万吃这一桌,会不会...”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文学]回复数字37,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不亏不亏。”叶辰打断杨淑清,说道:“不就十万块吗,刚才那姓吴的求着要拜我为师,我就是没答应,我要是答应了,别说一百万,就是一千万他也愿意拿来孝敬我。”

  “所以爸妈千万别心疼钱,大不了我教那姓吴的几招,都够买一套大别墅了。”

  “对啊!”

  听闻叶辰这话,原先还心如刀割的她,顿时就一点都不心疼了。

  儿子有本事赚钱,干嘛还要辜负他的一番孝心。

  “耀华,放开的吃,别浪费了。”杨淑清立即拿了只大鲍鱼放在叶耀华跟前的骨碟里。

  “好好好。”听了叶辰一番话后,叶耀华也不心疼了,捧着鲍鱼啃了起来。

  太有肉,太好吃了!

  三人就像牢里放出来的一样,毫无吃相可言,吃的是满嘴流油,其乐融融。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打开。

  “卧槽!”

  一句粗口爆了出来。

  叶辰一家三口寻声看去,只看到门口站着几个青年男女,无不用见鬼的眼神看着他三。

  “尼玛,这三人是饿死鬼投胎吧?”领头一个青年走进包厢,有些哭笑不得的道。

  “你谁啊,我跟你很熟吗,跑我包厢来干嘛,没看到我一家在吃饭吗?”叶辰不爽道。

  一群青年男女哄堂大笑起来。

  “我谁?”领头那青年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说道:“小子,把耳朵竖起来,说出来不怕吓死你,老子可是江州秦家少爷秦洛雲!”

  说完,他双手叉腰,抬头挺胸,一副傲然的模样。

  叶辰不禁觉得好笑:“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原来是我未来的小舅子啊,坐坐坐,大姐夫赏你一只皮皮虾。”

  噗!

  除秦洛雲外,他的同伴们全笑喷了。

  这特么的是二院出来的精神病患者啊。

  “你他妈的谁啊?”秦洛雲纳闷道,自己啥时候有大姐夫了?

  “你未来的大姐夫叶辰。”叶辰贱贱一笑。

  “我特么...”秦洛雲都要气岔气过去了,吼道:“你这一身装备都不超过五百,我大姐能看上你这样的穷酸?”

  “不都说未来的大姐夫吗,你激恼什么,你大姐会看上我的。”叶辰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特么...”秦洛雲被气的肝都疼。

  “我他妈今天怎么碰到你这种臭不要脸的沙比。”

  “还我姐会看上你,就你这样的货色,给我姐舔鞋都不配,她要是能看上你,我他妈自挖双目。”

  “你说的?”叶辰道:“到时可别说闹着玩,让我不要当真哦。”

  秦洛雲已经不想跟叶辰废话了,他有种预感,这家伙绝对是刚从二院出来的,索性直接喊道:“把这疯子一家赶出去,给本少腾个吃饭的地。”

  他这话一出口,原先那个女经理就走了进来,朝叶辰鞠了一躬道:“叶先生,实在抱歉,这个包厢是秦少爷专用的,我以为他今天不会来,您又消费了那么多,所以就让您在这豪包吃饭了,没想到秦少爷带朋友过来了,所以希望您能行个方便,我给您换个包厢。”

  叶辰听后有些不爽的道:“看你态度还行,我就不想喷你了,否则绝对能给你喷个狗血淋头。”

  接着,他看向秦洛雲,说道:“叫你小舅子是给你面子,别蹬鼻子上脸,不认你这个小舅子,你他妈算什么东西?”

  “给我滚出去,再唧唧歪歪打搅我一家吃饭,看我不给你打到你姐都认不出来。”

  话落,寂静无声。

  所有人都懵了。

  这莫非是个低调的大佬?

  叶辰这一番霸气的话,听的秦洛雲心中直发毛。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人绝对大有来头。

  否则他知道自己是秦家少爷,不可能一点都不畏惧,还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那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敢问兄弟哪条道上混的?”秦洛雲抱拳问道。

  叶辰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将手中筷子往桌上一拍,喝道:“听不懂我刚才说什么吗?”

  话落,秦洛雲等人一阵风般消失在包厢。

  “好重的王霸之气,是个狠人!”

  包厢外,秦洛雲拍着胸脯心有余悸道。

  “可江州上流社会的人物我们都见过,但从未见过此人,更没听说过有叫叶辰的啊。”有个青年疑惑道。

  “别急,我刚拍了张他的照片,附上他的名字,往朋友圈和微信群发一发,要不了多久就有答案了。”有个青年说道。

  “可以啊林华,挺机灵的嘛你,赶紧查,如果这叶辰是个大佬那咱们就撤,要是个装逼犯,看我不给他皮都扒了!”秦洛雲将头凑了过去,期待着结果。

  大约五分钟后,一条极具价值的消息出现在了评论区。

  “此人我认得,穷酸一个,并无来头,非要说有来头的话,那就是天宝中药堂张天宝家的前任倒插门女婿,三天前因张倩婷要与他离婚,服用大量安眠药自杀,据可靠消息,张倩婷已经与他离婚,我就纳闷,林华你查这废物干嘛?”林华将评论读了出来。

  “哈哈哈!!!”

  一群男女全笑翻了。

  “我他妈也是服了我自己了,既然被这么一个废物给吓到,以为他是个大佬,没想到他妈的是个超级装逼犯啊!”秦洛雲都要笑哭了。

  “不得不佩服这废物的演技,把大佬形象给演的是淋漓尽致,要不是查到他的资料,我还真他妈以为他是个大佬。”林华道。

  “走,看我怎么找他算账。”秦洛雲说着,带着一群人重回叶辰所在的包厢。

  此时包厢内。

  “小辰,你的演技太牛了,刚才那一出演的,妈都以为你是道上大佬呢。”杨淑清笑着朝叶辰竖起大拇指。

  “对对对,小辰演的太深动了,把秦家少爷都吓跑了,确实很牛,奥斯卡欠小辰一个最佳男演员奖。”林耀华也是竖起了大拇指。

  苏辰苦笑:“爸妈,我真没演。”

  砰!

  包厢的门被一脚踹开。

  “你没演,你敢说你他妈的没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是个被扫地出门的废物赘婿,还装逼演大佬,看我不掀了你的桌子,再扒了你的皮!”秦洛雲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将桌子一掀,直径两米多的圆桌被他轻松掀翻。

  劈哩啪啦!

  碗、盘子、转盘,摔碎一地。

  叶耀华和杨淑清瑟瑟发抖,脸上瞬间惨白一片。

  “爸妈别怕。”

  叶辰将父母拉到身后,然后背着手,一步一脚印走向秦洛雲。

  “今天我就替秦家,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祸害。”

  “你他妈还跟我装,看我不弄死你!”秦洛雲抄起一条椅子就朝叶辰砸去。

  “小辰!担心啊!”

  父母惊喊了出来。

  就在这时,叶辰抬脚踹了出去,将砸向他的椅子踹烂后,一脚踹在秦洛雲胸口上。

  砰!

  秦洛雲感觉被汽车撞到,整个人倒飞出去,砸在包厢的墙上,落地时一口泔水喷了出来。

  “秦少!”

  秦洛雲的朋友惊呆了。

  “大家一起上,打死他!”

  林华喊了句,五六个青年冲向叶辰。

  砰砰砰!

  转眼间的功夫,五六个青年全部被踹倒在地,惨叫连连。

  就凭叶辰修炼到的一丝真元,加之数十万年的战斗经验,哪怕这具身体再废,打几百个这样的普通人轻而易举。

  这一刻林耀华夫妇懵了。

  叶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打了?

  “你别过来!”秦洛雲见叶辰朝他走来,吓得连连后退,很快他就退到了角落,叶辰在他跟前蹲了下来。

  “叫姐夫。”

  “叫你妈啊!”

  啪!

  叶辰一巴掌甩在秦洛雲脸上。

  “叫不叫?”

  “不叫!”

  啪!

  “叫不叫?”

  “不叫!”

  啪!

  ......

  “姐夫,别打了,呜呜...”

  秦洛雲哭的稀里哗啦,两个脸蛋肿成了包子,嘴里满是鲜血,不仔细看熟悉他的人都认不出他来了。

  “早说何必遭这罪。”叶辰笑着站了起来。

  “我他妈哪知道你这么狠啊,你要真是我姐夫,你这么对我,我姐都能打死你。”秦洛雲愤恨道。

  就在这时,一伙人冲进包厢。

  “秦少!”

  领头的中年男子看到秦洛雲被打成猪头,连忙过去将他扶了起来。

  “周兵,你他妈是乌龟吗,老子被打成这样了你才来,这海鲜馆你还要不要开了!”秦洛雲朝海鲜馆老板咆哮道。

  “对不起秦少!对不起秦少!”老板周兵连连道歉。

  “对不起有个屁用,给我砍死他啊!”秦洛雲指向叶辰。

  “好好。”周兵点头如捣蒜,旋即大喝一声:“打!把这小子给我往死里打!”

  话落,十几号保安冲向叶辰。

  “姓叶的!这回我看你怎么死!”

  见保安动手,秦洛雲得意的叫道,仿佛下一刻就能看到叶辰被打死的场景。

  可是下一秒他就惊呆了。

  只见叶辰冲向保安群,速度快若鬼魅般的出击,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十几个保安全部倒地,惨叫连天。

  所有人都懵了。

  这特么的是个练家子啊!

  也就在这时,一群彪悍男子涌入海鲜馆。

  很快就有服务员冲进包厢对周兵说道:“周董,虎哥来了。”

  “哪个虎哥?”周兵皱眉道。

  “金爷身边的猛将雷虎!”

  周兵顿时一哆嗦,一阵风般冲出包厢。

  “我说海鲜馆怎么突然金光闪耀,原来是虎哥来了,蓬荜生辉啊。”周兵就像奴才见到主子一般,满脸堆笑的迎了过去。

  “帮我查一下,有个叫叶辰的青年在哪个包厢。”雷虎说着,将一张照片递向周兵。

  周兵接过一看,顿时就乐了,能让雷虎出马去找的人,下场都是非死即残,而这照片中的人,不正是打了秦少那家伙吗?

  “我知道他在哪个包厢,虎哥请跟我来。”周兵立马就领着雷虎一群人前往叶辰所在包厢。

  “小辰快跑,雷虎混黑的,老板要是把他叫来,你就完了。”杨淑清得知雷虎来了,急忙催促起了叶辰。

  “是啊小辰,赶紧跑,不要管我和你妈,晚了就来不及了。”叶耀华同样惊慌失措的催促。

  “哈哈!现在知道害怕已经晚了,你们死定了!”秦洛雲异常狂喜。

  他对雷虎的了解很深刻,江州地下龙头金爷身边的得力干将,还是个内劲武者,整个江州能打过雷虎的人屈指可数。

  他敢保证雷虎一拳就能捶死叶辰。

  “是么?”叶辰嗤之一笑:“你得意的太早了。”

  他在江州长大,自然听说过雷虎,虽然他现在还没有与雷虎抗衡的能力,但打退雷虎的自信还是有的,只要给他一天的修炼时间,别说雷虎了,就是雷虎的老大金爷他都不放眼里。

  “那咱们就等着瞧,到底是我得意太早,还是你得意太早。”秦洛雲道,他并不认为自己得意早了。

  “虎哥到!”

  就在这时,周兵领着雷虎进入包厢。

  “雷虎,你来了,太好了!”秦洛雪来到雷虎跟前激动道。

  “你他妈哪个,老子跟你很熟吗?”雷虎一把推开秦洛雲。

  “我秦洛雲啊。”

  “秦少?”雷虎眉头皱起:“怎么被打成猪头了?”

  提起这个秦洛雲就火大,指向叶辰怒道:“是这狗日的硬给扇成这样,雷虎,你可得替我出气啊。”

  雷虎顺着秦洛雲所指看去,不禁一愣。

  这不就是金爷让自己请的人吗?

  “虎哥,这家伙太恶劣了,他不仅打了秦少,还把我十几号保安都打伤,你可得为秦少和我做主啊!”

  “做你妈头的主!”

  周兵的话刚说完,雷虎就一巴掌扇向周兵。

  啪!

  周兵整个人翻倒在地,脑中一片空白。在场的人也都懵了。

  虎哥打周兵干嘛?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文学]回复数字37,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该打,你一个小小的海鲜馆老板,有什么资格让虎哥给你做主?你以为你是我啊!”秦洛雲痛斥周兵一句,然后道:“是吧雷虎。”

  雷虎嗤笑,为了给秦家点面子,他不跟秦洛雲一般见识,然后大步走向叶辰。

  见雷虎走向叶辰,秦洛雲激动的叫了起来。

  “姓叶的,这下看你怎么死...”

  却没想到他的话还没说完。

  只看到雷虎来到叶辰身旁,弯下腰,做了个请的手势,恭敬道:“叶先生,我家金爷请你过去一趟,有要事相求。”

  话落,惊爆一地眼球。